產品中心

Product Center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 九專家集體發聲中興事件:要堅定向技術霸權說不
九專家集體發聲中興事件:要堅定向技術霸權說不
作者:成都科潤實業    時間:2019-06-27    

【通信產業網訊】近日,中興美國被禁事件持續發酵,各種觀點各種反思充斥其中,中國通信產業究竟成績斐然還是一無是處?撥開層層迷霧,回歸通信產業本身,我們該如何站在技術與產業的角度,審視此次事件以及背后折射的產業現實,《通信產業報》(網)采訪九位專家,呈現業內外大咖的觀點與洞見。

01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關鍵核心技術,既不能依賴外國,也不能相信引進
中興美國被禁事件,引發了廣泛的關于“缺芯少魂”和自主創新的思考。長期以來,積極倡導信息通信領域自主創新的中國工程院倪光南院士表示,網信領域新技術層出不窮,但CPU和OS作為基礎性核心的地位不變,其他核心技術往往建立在它們之上。如果中國沒有自主的OS和CPU,就不可能成為信息強國和網絡強國,就不可能維護國家網絡空間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因此盡管有GPS,中國仍要發展北斗;盡管有視窗、安卓和iOS,中國仍要發展OS。
倪光南指出,中興事件暴露了我們在關鍵核心技術和設備上受制于人的問題,必須及早解決。在關鍵核心技術上,既不能依賴外國,也不能相信引進,只有發揚兩彈一星和載人航天精神,加大自主創新力度才能得到解決。


02
清華大學技術創新與研究中心副主任高旭東:

制裁無益于全球通信產業
清華大學技術創新與研究中心副主任高旭東指出,隨著經濟全球化的深入,全球通信企業的關系已經非常緊密,此次美國制裁中興,不僅將給中興和中國通信業帶來負面影響,也同樣會給美國及全球通信產業造成一定損失。
同時,高旭東強調,無論是國有控股性質的中興,還是民企性質的華為,抑或是生產了C919的國企中國商飛,都是對中國非常重要的戰略性企業。美方此次制裁是對中方利益的嚴重干涉,中方應該給予更加強硬的回應。


03
賽迪智庫網絡安全所所長劉權:

中興事件堅定中國核心技術投入
在賽迪智庫網絡安全所所長劉權看來,中興事件并不是一個孤立事件,而是應該放在中美競爭的語境下來理解。劉權表示,隨著中國國力特別是在科技領域競爭力的巨大提升,作為守成者角色的美國的被威脅感也日益加重,兩者產生摩擦在所難免,中興被制裁事件是這一背景下的必然結果。
劉權表示,近年來產業界對我國IT核心技術發展道路一直存在“自主發展”和“引進消化”兩種聲音,而中興被美制裁事件無疑給這一分歧作出了最明確的回應:我國必須積極大力依靠自身力量發展IT核心技術與產品。正如近日在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習總書記所強調的,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要下定決心、保持恒心、找準重心,加速推動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劉權表示,中興事件堅定了我國在核心技術領域加大投入的決心,必將對我國科技產業產生極為重要的意義。


04
“TD鐵人”、中國電科集團教授級高工李進良:

注意多元供給,避免“獨家依賴”
“TD鐵人”、 中國電科集團教授級高工李進良指出,信息技術是全球開放程度最高的產業,全世界各國都在發展信息技術,導致產業鏈全球分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自身獨立完成,大國經濟體之間的關系已日益密切,“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生態已趨形成,一個國家的品牌產品,其零部件來自全球多國,通信產業的國際化合作、供給,在高技術的大生態中分工協作是產業常態。一個企業不可能“包打天下”。雖然美國在某些領域屬于世界領先,但也不例外。
李進良認為,除了近來媒體強調的發展自研芯片擺脫依賴外,中興通訊在產業鏈合作政策上要注意多元供給,避免“獨家依賴”。在全球范圍優選供應商,才能分散供應風險。因此,建議中興要將所有現在正常生產的系列產品,以及正在研發的系列產品,全面列出該產品從美國進口的零部件、商品、軟件和技術清單,按照多元供給的原則列出可以替換的從國內供應及他國進口的零部件、商品、軟件和技術清單,這樣,必然會有相當大的比例的中興產品會不受美國禁令的影響,而對小部分受影響的中興產品分門別類分析研究對策,這就需要發揮中興8萬員工的主觀能動性,或改變設計、另辟蹊徑不用美國零部件,或國內立即啟動研制。中興也要更多加強國產化采購。


05
清華大學戰略新興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吳金希:

不能全盤否定中國通信技術創新
此次中興事件,折射我國“缺芯”之痛,甚至引發對自主技術創新的思考。清華大學戰略新興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吳金希表示,不能由此全盤否定我國通信行業技術創新的成就。ICT包含的產業非常廣泛, 通信所用芯片與半導體器件不是一個概念。
據了解,中興在5G、光傳輸、手機、光貓、機頂盒內,尤其是高端核心路由器的核心芯片都是中興自己設計,尤其是5G的核心芯片領先。
吳金希表示,中興作為國家高科技的兩面旗幟之一,不能倒。他認為如果中興倒下了,對于整個通信產業鏈乃至經濟都是損失。吳金希表示,在特朗普政府針對我國戰略性新型產業、中國制造2025不斷發難的背景下,中興成為犧牲品。
但我們也要正視我國客觀存在的問題。吳金希指出,國家此前也將半導體列為十九個重大專項,進行投入?!暗顿Y不夠,全國的研發投入比不上英特爾一個公司的投入”他表示,“這個產業變化很大,是蜘蛛網式的結構分布?!?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目前,加工制造方面是以臺積電為代表的臺灣企業領先,設計軟件則是美國為首。中國如果現在開始奮起直追,也需要十年以后。
但目前也有國內企業開始行動,據了解,紫光與武漢政府合作建立存儲芯片的研發,今年試運行,明年開始量產?!按笠幠Ia是難點,因為芯片作為精密產品,目前不良率比較高?!?/p>


06
北京郵電大學教授舒華英:

從基礎做起是不二法門
北京郵電大學教授舒華英表示,操作軟件與集成電路一直是我國信息技術的軟肋,在集成電路方面,我國的進口每年達到數千億美元,在操作軟件方面,我國仍不具備一款完全自主研發具有良好廣適用性的軟件,這些技術上的缺失說明我們在企業管理中存在問題。拋開企業利益,圍繞核心技術我們必須端正態度。
據《通信產業報》(網)記者了解,2017年全球芯片銷售突破4000億美元,中國芯片進口超過2600億美元,可見我國對芯片的需求量極大,反觀供給側,我國芯片的自給率只有百分之十幾,從這一角度看,發展核心技術也是我國的“必修課”。
舒華英認為,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須發展自身的核心技術,才能避免在產業鏈上被別人卡住脖子,而從基礎做起是發展核心技術的不二法門。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國在芯片上的差距也絕非一朝一夕就能趕上的?!拔覈谛酒难邪l發力已久,但這是長期積累的過程,短時期還解決不了,是長期戰略?!笔嫒A英表示。
對此,舒華英建議,在芯片發展中,首先要讓民營企業與國企共同重視,共求發展;其次是在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給國產芯片企業創造良好的市場發展環境,提供產品迭代的機會;最后是企業要整體地協同發展,不能只顧眼前利益不顧長遠的戰略利益。
此次中興事件,我們更應該從技術角度敲響警鐘,“在技術軟肋上被人重戳,不光是中興一家公司的問題,這是民族和國家的痛?!笔嫒A英強調。


07
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王雷:

芯片戰略須有耐心和恒心
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王雷表示,2017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額為2601億美元,已經接近原油的兩倍。在這一背景下,元器件依賴不單是中興一家能解決的問題。
王雷指出,國家高度重視國有自研芯片技術的發展。據悉,目前我國已在合肥和武漢建立大型芯片研發中心,投入超1500億元。雖然當前國內芯片設計產業仍屬薄弱,但隨著我國在芯片領域的奮起,中國信息通信電子產業長期的缺“芯”難題有望得到解決。同時,王雷也提醒,芯片戰略絕非朝夕之功,需要長期投入,也必須要有面向未來的耐心和恒心,急功近利的心態無益于芯片產業的發展。


08
賽迪顧問副總裁李珂:

應正視進步,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賽迪顧問副總裁李珂認為,事件發生后出現了很多對中國半導體產業批評的聲音,但事實上,中國現在是全球最大、增速最快、最為活躍的半導體與集成電路市場,中國已成為全球半導體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且產業需求與份額仍在持續增長。我們應該正視自己的進步,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但是,李珂也同時指出,雖然我國半導體乃至科技產業與發達國家相比差距仍然存在,但必須看到,獲取產業繁榮與進步所依靠的不是“閉關鎖國”,而是開放、協作、共贏的生態環境,正如習總書記近日在博鰲論壇指出的,開放共創繁榮,創新引領未來。
李珂認為,在中興事件后,中國科技產業不應就此停下開放與創新的腳步,反而應進一步秉持“對內促進產業發展,對外開放打開大門”的態度,這不僅有利于中國科技產業的進步,同樣也將惠及全球。


09
《通信產業報》(網) 總編輯辛鵬駿:

全球化協作是產業常態 技術霸權沖擊產業生態
針對中興被禁以及引發的一些列所謂“缺芯少魂”的反思,《通信產業報》(網)總編輯辛鵬駿指出,近年來中國通信產業取得了長足發展,無論產業規模還是產業生態都成為全球產業重要力量,在一些領域領導全球,一些領域創新走在前列甚至步入“無人區”。應該自信的講,中國通信產業并非那么不堪,相反的,中國通信產業已經走在世界前列,無論從行業標準制定、技術產品研發、應用方案能力、市場影響力和領軍企業世界排名、隱形冠軍產業分布,中國通信產業都是全球業界的重要力量。
但與此同時,同各國產業及各行業競爭一樣,中國通信也存在短板,比如在一些核心關鍵器件、高端芯片處理器和決定生態的基礎軟件,還受制于人,對國際供給存在依賴。長期以來,通信產業在奔跑中著力補課,在完全開放的紅海市場“拼殺”中強身健體,注重技術研發和專利積累。在近幾年的全球ICT專利申報中,中國通信企業都占前列。未來,中國通信企業在大力集成創新的同時,更要繼續夯實基礎研發根基。
辛鵬駿特別指出,我們應該深刻認識到,信息通信等高技術產業的國際化合作、產業鏈供給,是產業發展常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高技術的大生態中分工協作、砥礪前行。任何一個企業不可能“包打天下”,都是在產業鏈條上互相分工、各取所需。凡是能成功的關鍵技術、核心芯片、底層軟件,都是產業鏈開放所致。而以關鍵技術、芯片、平臺相要挾,把技術問題政治化,是典型的技術領域的霸權主義,本身就違背技術開放的“契約精神”,是對良性產業生態的沖擊,體現的是保守和后退,無論從技術還是商業角度,都是不可取。與此同時,通信產業企業本身,在合規的前提下,在產業鏈合作政策上,也要注意多元供給,避免“獨家依賴”或“店大欺客”。在全球范圍優選技術供應與協作伙伴,預判產業風險,扶持更良性的生態,以避免被牽著鼻子走。


欧美老妇毛多,[8]A片毛在线视频免费观看m,免费观看国产小粉嫩喷水,不戴套干已婚女同事